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融合 > 正文

《纽约时报》2017年创新点在哪里

来源:话媒糖作者:话媒糖2017-01-12

融媒体网1月12日文:2017年,《纽约时报》既面临新一轮的创新,又需要应对伴随美国大选而来的政治报道挑战,《纽约时报》在这一背景下的发展决策会给读者带来怎样样的影响呢,今天话媒君为您带来了《纽约时报》的执行编辑Dean Baquet的访谈编译,一起来看《纽约时报》2017发展规划。

Dean Baquet:我认为读者会继续看到更多叙事方式的探索。我们会继续将在线视频和多媒体视为重点,另外还会在手机版和印刷版上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们会更加努力地思考应当如何编辑《纽约时报》,纯粹印刷时代的那种编辑方式,无论是对编辑还是读者来说都已经不合时宜。事实上,我们目前处于新闻更加高产的时代,就在我们聊天的同时,《纽约时报》就正在进行指证俄罗斯黑客干预美国大选听证会的报道。虽然我可能一整天都在进行会议,但是我们很有可能已经发出了10个帖子了,所有这些帖子以及大量的印刷报道都会在今天结束之前完工,我们再也无法使用以前的那种编辑方式了。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保持快速、精准地将报道传递给受众,虽然很难,但如果我们的努力成功了的话,编辑上大部分的改变应该都不会被读者发现。

Liz Spayd:读者们是否会看到《纽约时报》减少在地铁上的覆盖空间呢?

Dean Baquet:我们做了很多关于地方性文化、商业的研究报告,并以这些研究报告为依据来思考关于地铁的所有的事情。所以我不确定人们是否会看到“纽约”这个词出现在《纽约时报》,不过我想读者们会发现报纸上关于纽约的新闻报道减少了。几天前我们做了一个报道,是关于新泽西目前已经不再有《纽约时报》的记者了。其实,我是希望我们能够有资源维持《纽约时报》在新泽西和和康涅狄格的现状的,但是很可惜。我认为报社不应当成为只有一名记者奔波的理由,我们必须尝试着寻找能够引起整个报纸覆盖区域集体共鸣的报道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交通报道增多的原因。我想以后你可能会发现《纽约时报》在关于纽约州长和市长的报道上也下足了功夫,我并不想缩减这方面的报道。但是如果不出问题的话,《纽约时报》上关于纽约本地的新闻报道会减少。

Liz Spayd:你曾谈到过关于收购和编辑部裁员的事情,这些措施会对读者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有一个订户问道,如果读者最喜欢的部分进行了改动的话,他们会被通知吗?

Dean Baquet:这个提问很有趣,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我们的编辑室会变小,但是目前我还不清楚这一变化意味着什么,因为这当中有太多的影响因素了。印刷广告是长久以来维持编辑部运作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但是很长时间以来所有编辑部的印刷广告都呈现显著下降的趋势,而且今年的情况更加糟糕。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变数,比如我们负责白宫报道的记者从三个增加到了六个。我们还必须更加努力地思考应当如何对华盛顿的一些机构进行报道,毫无疑问我们将经历一个戏剧性的转变。

Liz Spayd:《纽约时报》C.E.O.马克·汤普森(Mark Thompson)最近提出了《纽约时报》达到1000万数字用户目标的可能性,这个数字会像魔术一样实现吗?或者说你认为这个数字现实吗?如果是,你认为什么时候可以达到?

Dean Baquet: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数字什么时候会实现,但是我的确是不希望《纽约时报》订阅量再出现类似于大选后的那种急剧上升的情况,事实上,我认为在特朗普当选之前,新闻行业从未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我还记得不久前我们庆祝《纽约时报》订阅量突破100万时的场景(2015年8月4日,《纽约时报》宣布它已经累积了一百万个线上订阅用户),这似乎是一件令人难忘的大事件。如果再出现几次类似于去年的情况的话,1000万这个数字看起来也不是不可能。顺便说一下,我们刚刚开启了《纽约时报》的国际扩张行动,因为目前我们的受众还主要集中于国内。《纽约时报》虽然拥有大量的受众,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我们在与读者的交流时,经常会惊讶于他们竟然不知道我们做过多少视频。我们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向读者展示我们做的一些国外报道,他们竟然认为这属于Vice的内容,虽然我们在国外报道中冒的险比谁都多。奇怪的是作为一个人们所认为的有时过于自信的机构,我们还并不擅长吹奏自己的号角。

Liz Spayd:之前我曾经调查过读者们都想向你提出哪些问题。其中大部分的问题我们都可以想到,但是当涉及到政治时,读者们好像自动划分成了两个阵营,一方抱怨新闻中的流血事件,另一方担心《纽约时报》会将特朗普报道“正常化”,沦落成为他操作的牺牲品。这两个阵营的观点你会更关心哪一个呢?

Dean Baquet:我认为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大选报道。我们之所以花费大量的精力进行大选报道,并不是为了将特朗普拉下马,而是因为他按照华盛顿的标准,把人民置于当权者的位置上。特朗普所选择的国务卿(蒂勒森)与以前任何的国务卿都不同,他运营者世界上最大的公司。环保局的头儿并不需要认为我们必须有一个环保局。因此这一时段对于华盛顿来说是一段不同寻常的时刻,我们将以非常非常积极的态度来进行报道。

我认为一些人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我所使用的“谎言”这个词。另外,坦率地说,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对我们的指责,而且这种指责引起了民众的共鸣。对于此,我并不买账,而且我们真的很努力地在避免这样做。

我们的写作风格比以前更轻快了——当然这是有意为之。一些报纸还在以很久以前的那种风格进行写作,呆板而难以理解,我努力地在推动我们语言风格的转变。25年前的国会报道使用的是那种精英化的报道,他们在报道过程中默认了人们都知道法案是如何成为法律的。最近几年,我们一直敲着脑袋提醒自己,人们不可能理解所有的事情,而最“不精英”的做法就是假定人们对新闻中的所涉及的事件不理解,然后以轻松的、讲故事的形式向人们讲述我们见证并观察的事物。

Liz Spayd:你认为记者和编辑有时会在新闻中注入一些意见吗?

Dean Baquet:我们可以每天都看《纽约时报》,尝试着找出这样一些例子,不过我认为他们不会。

Liz Spayd:还有一个来自于读者的关于政治的问题,特朗普在推文中提到:“看在上帝的份上,《纽约时报》可以不靠追踪特朗普的推文来做头条新闻吗?”很多读者都问道,为什么你们会如此关注他的Twitter帖子,甚至是那些具有误导性或者是不准确的内容呢?

Dean Baquet:我认为我们需要想出一种方法,能够更迅速的透析这些帖子,并将它们传播出去,如果帖子内容夸张,我们应当更加迅速地弄清楚它们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我认为我们不应当对这些帖子持不关心的态度和不报道的做法。特朗普是美国的总统,他的这些帖子不属于新闻发布,只是他早上六点想说的一些话。你想要讨论经济滑坡?现场图片:早上六点,《纽约时报》关注着他发布的关于ISIS的推文,然后我们会说,“呃,这一条感觉不是很重要,我们不相信他”,这更像是一种意见的表达,而不是随随便便的一句话。

Liz Spayd:我同意你的观点。如果他在Twitter上的言论,和他批评自己的共和党相类似时,怎么就不能算是一条新闻呢?虽然他所处环境是很重要的,他施加影响的方式也很重要。

Dean Baquet:学习如何平衡两者也很重要。这是一个新现象,如果他的推文不重要的话,他就不需要周期性的发布。放弃报道特朗普的推文,我觉得我们不会这样做。

Liz Spayd:我现在的角色是读者的拥护者,所以我想问你,回顾2016,你是否会想起某一时刻《纽约时报》让它的读者失望了,或者说是否有什么是你想重新来过的?

Dean Baquet:我仍然认为我必须找出一种方法来让员工们可以更好地处理社交媒体。我认为这对于我来说确实是一个问题,而且也没有好的解决方法。其实不仅仅是我们,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我希望记者能够与公众多多互动,但也不希望他们走得太远,这是十分矛盾的。当我还是一个年轻的记者时,这个问题并不存在。我记得我还在《皮卡尤恩时报》当记者时,当读者打来电话时,我就直接挂掉了,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做法。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开通一些没有过滤器的沟通的方式,并找出如何在社交媒体上做到这一点。

Liz Spayd:这意味着什么?你的记者正在越过界限吗?

Dean Baquet:我觉得有时候记者和编辑确实越了界,或者是笨手笨脚地使用一种他们在《纽约时报》页面上从来不会出现的语言方式。他们或许认为监督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希望他们能够与读者互动,我希望记者和编辑能够与更广阔的世界互动。但是我想我们有事会越界,我们需要寻找到一种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

如果说有什么想要重新来过的事情,应该是与对国家的愤怒有关,我、媒体对大选期间报道的处理确实有所不当。做新闻机构编辑的一个好处就是拥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你会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会做得更好。我认为我们之所以去争,是因为我们是在纽约。但同时,不幸的是,地方性新闻机构的弱化。美国最强、最重要的新闻机构都在纽约和华盛顿。

Liz Spayd:最后,我想以当前媒体环境下读者的角色结束。如今读者是否在影响《纽约时报》编辑决策方面拥有更多的权力呢?或者他们的角色是如何发生改变的呢?

Dean Baquet:读者现今已经掌握了更多的权利,而且也应该如此,而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非常良性的事件。我的意思是,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广告为新闻经济最强大实体的时代,那个时代,报纸不太了解读者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报纸由广告商的需求驱动。如今,类似于《纽约时报》这样经济体几乎将那个时代完全颠覆。读者成为了我们的主要经济来源,我们必须倾听他们的意愿,他们有了很多很多的权利。我认为这就像是我们对不断变化的经济业务的抱怨,这是一件让我们所有人感到紧张的事情,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责任编辑:臧丽静]

更多精彩关注微信:融媒观察

融媒观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