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业界 >

能否继续引领汽车行业变革 就要看康林松的领导力

2019-05-30 14:37:58    来源:新京报

康林松重担上肩,业内认为戴姆勒内忧外患,能否继续引领汽车行业变革就要看康林松的领导力

“中国市场占据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全球销量的近三成。我们全球最大的工厂在中国,我们德国以外最大的研发基地也在中国。我们与吉利即将在华推出全新的网约车服务并将一同改写smart品牌的未来篇章,让其进入全新的细分市场,走向全新的发展途径。”这是蔡澈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的身份,留给股东的最后一段话。

德国当地时间5月22日,刚刚过完66岁生日的蔡澈正式结束自己在戴姆勒43年的职业生涯,接任者是戴姆勒集团研发总监及董事会成员康林松。

功成身退

换帅的消息并不突然。早在一年前,戴姆勒集团就曾发布相关公告。如今,有着标志性白色海象大胡子的蔡澈卸任了。

蔡澈是汽车界无可争议的传奇人物,在行业的地位和力量举足轻重。蔡澈拥有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于1976年进入戴姆勒,从多个基层管理岗位做起。1995年,他被任命为梅赛德斯-奔驰集团负责销售的董事,之后又被任命为商用车业务部门的董事。2000年-2005年,蔡澈就任克莱斯勒总裁兼CEO,之后被任命为梅赛德斯-奔驰集团全球总裁。直到2006年,进入戴姆勒整整30年后,蔡澈成为戴姆勒CEO。

无论是克莱斯勒的分割,还是克服2008年和2009年的金融危机,抑或是产品结构和设计的调整,蔡澈在戴姆勒整个重塑的过程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特别是2016年,他使戴姆勒在逆境中重新把全球豪华车品牌冠军收入囊中,早于原计划时间四年,并重整中国市场业务,在2017年使之上升为梅赛德斯-奔驰全球最大单一市场。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市场权重的升级,助力奔驰持续捍卫全球销冠的头衔。

如今,蔡澈退居后线,成为监事会成员,将从一个更远的距离,来观察康林松如何将戴姆勒带入一个更成功的未来。

重担上肩

1995年,康林松加入戴姆勒,先后就任多个本国以及国际管理岗位,直到2015年1月被任命为戴姆勒董事会成员,负责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销售与市场;2017年1月,负责集团研发及梅赛德斯-奔驰汽车研发。此次,他接下蔡澈的担子挑在自己肩膀,任重而道远。

蔡澈最后一次向股东大会汇报给出的经营目标是:2019年,销售数量增长,销售额微增,集团息税前利润微增;2021年前,戴姆勒的计划是让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以及轻型商务车利润率回到8%-10%,戴姆勒卡车和客车利润率回到8%左右。蔡澈表示,在梅赛德斯-奔驰研发成本飙升后,这家德国豪华汽车制造商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重建利润率。

而康林松似乎已经找到了一个方法——戴姆勒未来取决于电动汽车的盈利。梅赛德斯-奔驰旗下EQ品牌首款纯电动SUV EQC将于今年夏天上市,与特斯拉Model S展开竞争。康林松日前首次透露了他的策略,并承诺让戴姆勒更加环保。梅赛德斯-奔驰发布的“使命2039”战略显示:到2030年,纯电动汽车与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的销量将占戴姆勒汽车总销量的50%;到2039年实现全线产品碳中和。

内忧外患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戴姆勒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为21.5亿欧元,同比2018年下滑9%,息税前利润降至28亿欧元,同比下滑16%。业内人士表示,这可以算作内忧,外患则是中国市场由高速增长转入低迷时期,戴姆勒能否继续依靠中国市场这台驱动引擎引领汽车行业的变革,这就要看康林松的领导力了。

数月来,康林松一直致力于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预计将在今年夏季完成。康林松计划从目前的29.87万员工中裁员10000人,从而让戴姆勒和梅赛德斯-奔驰的结构更加精简,并力争到2021年节省出60亿欧元的成本,以提高公司的运营效率。可见,经济学专业毕业的康林松对成本控制有着更高的要求。

随着康林松迎来接棒时刻,前后四年间,德国豪华车三巨头的CEO均已易主。如果康林松稍有不慎,恐怕今年年终BBA的座次就要重新排定。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张志勇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康林松上任后应该进一步加强营销管理,完善营销体系,控制成本是一条路子。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对中国市场危机处理好,恢复消费者对奔驰品牌的信心,毕竟在戴姆勒下一个20年的变革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中国市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