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要闻 >

网售处方药解禁话题再起 网上销售如何做好最后一公里?

2018-06-11 14:18:34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5月28日上午,四大上市连锁药店——大参林(603233,SH)、老百姓(603883,SH)、一心堂(002727,SZ)和益丰药房(603939,SH)的代表们匆匆赶往北京,由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牵头,参加了一场与国家药监局的沟通会,沟通会主题即讨论放开处方药网售。

加上其他一些消息,虽然政策并未明朗,但已经让网售处方药解禁的讨论再次升温。而这让不少医药零售大佬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焦虑点一是安全,二是信任。不过,不少非传统药品零售人士怀疑,上述顾虑是利益相关方担心政策出台后会触动他们的蛋糕而提出的托词。

其实,对网售处方药谁也不敢在政策出台前打包票。但无论放开与否,处方药的庞大市场,有人虎视眈眈,也有人心存芥蒂,这一点无需质疑。

讨论再起多家零售药企赴京沟通

“你是否支持患者去互联网搜索疾病或问诊?”对于这一问题,医库调研曾于今年4月做过调研,结果支持与反对的医生数量相当,态度耐人寻味。

网上问诊尚且还有不同看法,互联网销售处方药的讨论则更显对立。

以传统医药零售领域为代表的一方充满了担忧,主要的顾虑有两点:一是目前还缺乏对处方真伪的鉴定、注册医生的认证等基础建设,一旦处方药网售被放开,处方药可能被泛滥使用,也可能造成假药、假处方的大量流通;二是药物冷链建设得不完善,则将带来药品变性的灾难。以上这些不可预见的一切,在后续均有可能引发不可挽回的影响。

而以医药电商、互联网医院为代表的一方则乐观认为,前述担忧均可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同时,放开处方药网售后,处方药获取的便捷程度、成本都将得到大幅改善。

在政策明朗之前,两方都各持己见。而进入5月以来,“网售处方药”的话题又一次在医药圈引发大讨论。

5月28日上午,四大上市连锁药店——益丰大药房、老百姓大药房、云南一心堂、大参林的代表们匆匆赶往北京,由中国医药商业协会牵头,参加了一场与国家药监局的沟通会。沟通会主题即讨论放开处方药网售,代表们也就处方药网售再次提交了意见。

“对于网售处方药(是否放开),国家监管部门是非常谨慎的。”5月底,湖南省药品流通行业协会秘书长黄修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但他同时称,根据相关监管部门态度,处方药网售放开已近在眼前。老百姓(603883,SH)董事长谢子龙则表示,其得到的消息是预计6月初国家药监局会讨论,通过后即报国务院法制办。

对此,记者也从广东多位药品流通领域人士处听到了类似说法,但电商平台均以目前是敏感阶段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在某知名医药电商平台任职多年的中层管理者对记者透露,今年2月很多人都看衰医药电商,最近事态确实有了逆转迹象,可谁都不敢轻易发声。“再等等看吧,政策明朗后,我们还是愿意接受采访的。”

虽然包括黄修祥在内的多位人士均认为,网售处方药有望近期放开,但具体时间尚不清晰。此外,东兴证券对太安堂出具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则提到:“我们近期与产业内专家沟通,认为处方药网售有望在年中放开”。

如今进入6月,年中已近。

用药安全零售大佬的反对理由

医药零售企业代表们的一个观点是,若放开处方药网售,则需要出台负面清单或正面清单,对放开网售处方药进行限制,而非“全面放开”。谢子龙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全面放开,或将导致部分处方药泛滥或被不当使用:“我们站在用药安全的角度,提出引入正面清单或者负面清单。”

放开处方药网售的前提是医疗机构的处方实现公开、共享。如何实现医院处方和院外药品销售机构的对接,即解决处方来源、真假甄别的问题,是放开网售处方药的一个关键技术问题。

湖南养天和大药房董事长李能认为,如果只要有药品零售证就可以在网上销售处方药,“也就是单体药店也包括在内”,这对处方的在线审核要求非常高。“我在湖南,你从其他省份来个处方,你这个处方是不是真的,我怎么辨别?”

“比如,我这个处方不是大医院开的,而是来自一些民间医疗机构,药店如何去查证,这处方是否由注册医生开的,并且就是开给买药这个人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不止一个人抛出类似疑问。记者还了解到,目前,国内还没有一个互通医院、药店、医生等各方的对接平台,这也是导致放开网售处方药不被看好的重要原因。

据黄修祥介绍,在国内医药电商一般是各自搭建平台,平台之间没有互联互通,各自形成独立的信息孤岛。“我作为零售药的这一端,没办法知道这张处方是互联网哪个平台真实的医生开具的,所以处方的真实性问题、来源问题,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也是监管部门的考量。财新网6月1日报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药监局人士称,网售处方药并非完全不能放开,但要优先考虑药品质量和公众用药安全,若要放开网售处方药,一个基本原则是药店要能与医疗机构实现处方对接,否则“无法保证处方来源。”

“这一次,还真的不是因为担心冲击我们业绩。”5月底,在湖南的一次行业交流中,多位医药零售相关人士对记者强调,放开处方药网售,最大的冲击将是让整个医药市场出现混乱局面,最后导致患者对市场的不信任。

黄修祥介绍,以美国的网售处方药模式为例:“有一个处方平台,所有医院医生开具的处方,都能在这个平台上流转。进行处方药配送的药店登录这个平台以后,能够查到开这张处方的医生的所有详细情况,如果对这个处方有疑问,他可以致电这个医生。”

不过,需知的是,尽管政府目前没有放开处方药网售,但患者凭借医疗机构处方同样可在零售药店(实体店)买到所需的药品。换句话说,处方甄别监管的问题已经存在,而网售处方药政策解禁只是导致了这一问题被继续放大。

医药电商人士则表示,目前通过技术手段,已经可以实现网上甄别处方真伪,甄别、认证医生身份真实性等。患者拿着处方去实体药店买处方药,才容易滋生处方造假等行为。

网上销售如何做好最后一公里?

这已不是实体药店与医药电商之间的第一次对峙,2014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曾公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拟放开处方药在互联网上的销售,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文件出来后,数十家连锁药店和中国医药商业协会、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联名上书抵制。

谢子龙称,时隔4年后如今的种种迹象,是医药电商反复游说的结果。他还透露,消息刚传开时,他就给国家药监局的相关领导通了电话。

除了用药安全问题,医药冷链也是放开网售处方药必须跨越的难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医药冷链中,B2B(包括工业到零售)的冷链环节已经有不少企业进入,且搭建已较为完善,但B2C的医药冷链则可以说依然是零。

广东省冷链协会会长李健华介绍,医药冷链进入门槛高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本身药品阴凉库的建设成本高,另一方面,则是药品配送环节中对冷链的要求很高,其中阴凉库的建设成本会比一般的冷库高出很多,同样面积的至少要高出30%。

“很多药品都是阴凉储藏和配送的,比如说,它的温度要控制在20℃内,另外还有湿度的要求。但我们看到很多的第三方配送,它的温湿度是没有保障的。”在黄修祥看来,配送过程中,除了存在药品性状因温湿度无法保证的危险外,药品还存在被调包的可能。“有些处方药的价值是比较高的,如果是配送过程中被调包了,会酿成天大的灾祸。”

李健华建议,放开处方药网售并不一定需要放开处方药的配送。“药品配送难点其实在最后一公里这一块。但基本上每个大型的生活区,周围都有药房,可以将这个药房作为分发点,利用原来B2B的药品冷链来完成。”

李健华的观点,和医药零售行业大佬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但后者把这种方式称为“网订店取”或者“网订店送”。

益丰药房董事长高毅对此却有点疑惑:“线下能够做到30分钟到达,你非要搞个线上,一天才能到达,何必呢?”

黄修祥则补充表示:“通过网订店送(取),门店和顾客也可以更好地沟通,比如说一些处方药的后续用药注意事项,我们的执业药师可以提供专业的嘱咐,而第三方快递公司,就是一个签收而已。”

千亿市场电商想吞下也不容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零售大佬纷纷担忧网售处方药放开不利于用药安全的背后,是医药电商崛起带来的压力。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药品市场总规模达1.49万亿元,其中85%的销售规模来自于处方药销售。业内普遍认为,网售处方药如果放开,处方外流市场规模定会超过千亿元。

同时,从医药零售终端渠道看,可以划分为医疗终端和零售药店,其中医疗终端占消费总量的78%左右,主要以处方药销售为主;而零售药店占消费总量的22%左右,目前以OTC为主。

阿里健康(00241,HK)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签约提供在线健康咨询服务的执业医师、执业药师和执业营养师合计已将近23000人,在线自营店年度活跃消费者已超过1500万。上一年度,阿里健康自营健康产品销售业务的收入达到21.5亿元,同比增长585.1%;电商平台服务收入1.71亿元,同比增长324.1%。

太安堂(002433,SZ)数据显示,其旗下医药电商子公司康爱多2015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5亿元、13.3亿元、13.7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负2687.66万元、868.16万元、3190.98万元。

更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记者坦言,网售处方药放开的前提是处方外流,但目前国内处方药销售八成以上在医疗机构,药店能够分到的量十分有限,如果处方药网售政策放开,势必更大程度上是从药店的处方药销量中分羹。

李能则认为,即便网售处方药放开,短期内对实体药店的冲击也不会很大。因为现有的医疗环境下,医疗机构不会轻易对接外部系统,处方外流和医保支付这两块“硬骨头”不啃掉,医药电商的春天没那么容易到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