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数据 >

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截至9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04万亿元

2018-10-31 13:35:27    来源:人民网

民营经济、小微企业在我国经济建设当中是一支非常重要的生力军。“当前,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阶段,银保监会也在加强相关方面的金融服务,帮助那些遭遇流动性困境的民营企业度过难关,稳妥处置民营企业重大突发事件相关风险。”在30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如是说。

融资成本下降 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04万亿元

确实,民营经济在整个经济体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企业数量。如果没有民营企业的发展,就没有整个经济的稳定发展;如果没有高质量的民营企业体系,就没有现代产业体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就是支持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王兆星介绍,经过近几年的不懈努力,大多数银行和保险机构已将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作为中长期发展战略的重要支撑点,各有关部门也不断强化多方联动配套的政策“组合拳”力度。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质量、深度、广度和效率都有了一定提升,融资成本开始下降。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04万亿元,有贷款余额的户数1791.58万户。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8.93万亿元,同比增长19.80%,较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17个百分点;有贷款余额的户数1601.01万户,同比增加406.71万户,阶段性完成了贷款增速、户数“两增”目标。主要商业银行(包括5家大型银行、12家股份制银行、邮储银行)三季度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6.23%,较一季度下降0.70个百分点,融资成本得到了控制。保险服务也得到了有效改善。2018年1-9月,信用保险和贷款保证保险累计为50.27万家小微企业提供融资增信服务,使其获得银行贷款658.50亿元。

“对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采取的这些金融服务措施,实际上也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和间接地对我国的经济、稳定投资、稳定信心、稳定市场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王兆星说道。

谈及当前资本市场的波动,王兆星表示:“随着相关政策的不断落地,经济从现在的规模、数量向高效益、高质量发展的转变,我国的资本市场一定能够实现健康发展。应该对我国资本市场充满信心。”

“融资难”、“融资贵”出现新特征

那么,民营企业出现的“融资难”根本症结究竟在何处?王兆星在会上指出,这存在着多方面的因素。除了金融有效供给方面还存在着一定差距外,民营企业本身在发展当中也有需要进行结构调整和升级的方面。

“目前,部分民营企业,包括一些大中型民营企业,遇到了资金周转的困难、资金链紧张的困难和新的融资困难。这确实有金融供给有短板、有不足的原因,但是也有个不得不承认的原因。就是一些民营企业在过去一段时间脱离主业的大肆扩张,大肆在国内和国际收购,而且完全是靠借债扩张、杠杆收购,并且是脱离主业的。如此大规模的扩张,如此大规模的高杠杆借债扩张和收购,就导致了对资金的饥渴,导致了负债率的高攀。一旦市场出现重大变化,马上就会遇到资金链的断裂。不能按期偿还贷款,就会出现违约的情况,进而形成金融风险。”他说。

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补充道:“根据我们调查分析,这一轮民营企业反映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新的一些特征和成因。所谓‘融资难’,我总体判断,主要不是难在民营企业经营出现大面积实质性的变化,实际上是民营企业特别是大中型民营企业经营有进一步分化,有的是发展中的问题,有的企业可能会被市场出清;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主要集中在直接融资和表外融资渠道受阻,包括发债困难、股权质押融资等带来的一些风险,使个别民营企业的存量融资到期无法正常接续。实际上,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融资余额是增长的,授信也是保持基本稳定的,并没有出现抽贷、限贷等歧视性措施。

所谓‘融资贵’,也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这些社会融资渠道的成本高企,直接抬高了整个企业的债务成本。所以总的来看,解决这一轮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带有鲜明的阶段特征,我们要分清楚难在哪里,贵在哪里,才能够分类施策、分类指导。”

提高风险识别判断和管控水平 成为解决融资难一剂良方

针对这一系列新困难,运用市场化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才是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行之有效的良方。王兆星表示,除了在监管政策上鼓励、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改善和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同时也指导银行保险机构,要从发展战略、市场定位方面,把民营经济、小微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要把改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发展普惠金融等放在董事会、高管层工作中更加重要的位置。

具体包括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在贷款时,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在加强风险识别判断和提高风险管控水平的基础上,不断降低对抵押担保的依赖。更多地依托企业良好的信用记录、市场竞争能力、财务状况等,发放更多的无担保、无抵押的贷款。

另外,银行要在加强内部风险管控、推进流程再造等基础上,大幅度缩短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的响应和审批时间,提高贷款审批时效,及时满足企业资金需求。

在建行董事长田国立看来,银行要解决对于小微企业的风控机制问题应转变思路,由过去的负面清单制转变为正面清单,“谁合格谁过关”,实现整体放量。

王兆星提到,要改进银行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融资服务,还应该在金融需求和供给两侧同时发力,综合施策。这其中,既要改革,也要创新。

从需求侧来讲,银行应该筛选出切实有效的贷款需求。有效贷款需求,是指企业的产品是有市场的、技术是有竞争力的、经营管理也是好的,能为我国经济的结构优化、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做出贡献。相反,如果企业的经营管理粗放,产品缺乏竞争力,技术也落后,在转型升级过程中可能被淘汰,有些甚至可能是“僵尸企业”,这些就不在有效贷款需求范围内。

从供给侧来讲,要下功夫增加有效供给。一方面要增加金融供给者。既要充分发挥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规模大、覆盖广、管理先进等传统优势,同时也必须发展一些贴近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小银行机构,共同形成一个更加活跃、适度竞争、富有效率的市场,提高供给的有效性。另一方面,既要依靠一些传统的手段、方法和机制,同时也必须依托现代信息科技推进金融供给的持续创新。

保险的风险管理功能也在为解决民营企业和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保险业累计为全社会提供风险保障达到5746万亿元,同比增长97%,累计赔款和给付支出9129亿元,对实体经济的发展和缓释风险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人保董事长缪建民在会上举例道,中国人保为15000多家出口企业提供出口信用保险,保障金额超过1700亿元,有效地保障了他们应收账款的安全。另外,还为5700多家建筑工程企业提供建筑工程履约保证保险,可以释放建筑工程企业的保证金占用负担,缓解他们在经营管理中流动性资金的压力。

此外,在传统的保险股权投资、债权投资、发行保险资管产品的基础上,在监管支持下,中国人保还拓展了“支农支小”业务,为农户、农业企业、合作社提供小额的融资支持。“比如在河北阜平,利用‘政融保’模式,由地方政府提供担保增信、农业保险兜底、保险融资支农,为3000户农民增收脱贫做出了贡献。另外,通过设立科技基金的投入为为55家小微创新型科技企业提供投资、融资、保险支持,其中有9家企业已经在新三板上市。”缪建民说道。

据了解,下一步,银保监会将继续推动相关政策措施尽早落实落地,其中包括进一步激发银行基层机构人员服务民营企内生动力,降低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抵押的依赖,更多地根据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的财务、诚信和管理发放更多的信用贷款。同时,也要提高贷款时效,缩短贷款审批时间,更好地满足民营企业资金需求。为了更好地支持银行保险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监管还将要求银行保险机构进一步建立和完善相关的尽职免责机制,帮助银行机构及其员工敢贷愿贷,支持民营企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