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观察 >

通过网络订餐的人越来越多 谁来监管送餐员是否持有健康证?

2019-06-03 16:19:19    来源:法制日报

资料图:外卖小哥冒雨送餐。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记者调查发现消费者与商家无法查看外卖骑手健康证信息

网络平台亟须加强审查送餐员健康状况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如今通过网络订餐的人越来越多。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4.06亿,较2017年年底增长18.2%,网民使用比例为49%;手机网上外卖用户规模达3.97亿,占手机网民的48.6%,年增长率为23.2%。

然而,外卖平台送餐人员近日被曝光未体检便以“150元”的假证通过平台审核实现接单,并且此种情况并非个例。这无疑给诸多外卖用户的身体健康埋下了隐患。

针对外卖平台送餐人员健康证的现状,《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

消费者无法查阅

健康证形同虚设

“送外卖还需要健康证吗?”对于记者关于骑手健康证的提问,大多数人都会这样反问。

在北京一家餐厅工作的服务员李红(化名)告诉记者,虽然没有听说送餐员需要持证上岗,但她个人认为送餐员应该有健康证,因为他们毕竟和食品近距离接触。

李红向记者介绍了她所在餐厅的送餐模式:一种是网络订餐,外卖员来取餐,对送餐员是否有健康证不太了解,因为送餐员是通过订餐平台注册的,和商户没有关系;另一种是电话订餐,一般由餐厅的服务员配送,而服务员必须有健康证。

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为了吸引更多送餐员承接订单,有些网络订餐平台会实行“新手期”送餐人员豁免健康证的政策,一般是14天到30天不等的“新手期”,其间不需要提供健康证明就可以抢单。过了“新手期”,骑手想要继续从事外卖众包配送,则需要上传健康证。

其中,美团众包平台只需填写健康证发证日期及上传健康证正面照片,而蜂鸟、点我达、达达平台均需上传健康证正反面、个人手持健康证照片,并填写健康证的证件编号等信息。但记者发现,消费者和商家无法查看骑手的相关健康证信息,只能靠平台监管。

持证上岗有规定

保障公众健康权

通常什么职业需要健康证呢?北京大学医学部卫生法学研究中心副教授杨健说:“健康证是指对食品、饮用水生产经营人员、直接从事化妆品生产的人员、公共场所直接为顾客服务的人员等,按国家卫生法律规定进行从业前健康检查,合格者取得健康证。”

杨健说,在餐饮消费环节要求提供健康证,体现了对食品生产、经营、餐饮消费从业者健康状况的保障,由于上述环节中直接接触入口食品的从业人员如果有消化道传染疾病、呼吸道传染病、皮肤病等,则有可能在工作过程中将疾病传播给健康消费者,而且这种通过食品传播的疾病将向不特定多数人扩散,容易造成比较严重的后果。所以法律规定上述人员要在上岗前取得由疾病预防控制部门颁布的健康证,作为上岗从业的前置条件。

在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副主任郑宁看来,食品与公众健康息息相关,外卖健康证确认了骑手的身体健康,有利于保障消费者的健康权,规范了商家和骑手送食品外卖的行为。

“根据食品安全法第四十五条规定,食品生产经营者应建立并执行从业人员健康管理制度。患有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的有碍食品安全疾病的人员,不得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的工作。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工作的食品生产经营人员应每年进行健康检查,取得健康证明后方可上岗工作。由此可见,外卖骑手应持证上岗。”郑宁说。

据郑宁介绍,一些地方文件也规定了送餐员需要持有健康证。如2017年上海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上海市通信管理局颁布的《上海市网络餐饮服务监督管理办法》第十二条规定,(送餐要求)网络餐饮服务提供者自行送餐的,应当按照食品安全法律、法规、规章等相关规定,加强对送餐人员的培训和管理,并遵守相关要求,其中第一款就是送餐人员应当取得健康证明。

在杨健看来,外卖送餐属于新型服务模式,其本质可以理解为餐馆菜品传输路径延长,外卖送餐员应相当于餐厅服务员,因其从事接触直接入口食品的工作,应与餐厅服务员要求相同,上岗前办理健康许可证。

因时制宜出新规

多方合力抓监管

谁来监管送餐员是否持有健康证?

杨健说:“食品安全法中有关健康证的内容,应作为原则首先适用。即由食品生产经营者作为责任人,确保从业人员取得健康证后上岗,未符合法律规定则承担法律责任。但在网络订餐模式下,对送餐员的情况,提供服务的网站平台比食品生产经营者更具有监管的可能性和便利性,因此应由提供订餐服务的平台承担查验健康证并进行动态管理。对此,尚需更明确和具体的法律规制。”

“外卖健康证的监管主要在订餐平台,同时卫生部门和市场监管部门也要尽到监管的职责。”郑宁说。

健康证还可以作假,而且很容易通过平台审核,这又该如何监管?

杨健说:“健康证原来是由疾控部门办理,现在很多省份已经更改为由卫生部门指定的医疗机构办理。执法监督是市场监督部门。这根据健康检查职责分工文件以及食品安全法确立的食品安全监管职责来确认。”

杨健认为,要针对新型互联网送餐服务制定专门的法律规定,用以确认其与传统餐饮服务相比的特殊性,明确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明确网络平台经营者对送餐员健康情况的审查和管理义务,明确法律责任条款的适用。同时加大执法力度、严厉惩处,促进规范市场行为。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也谈了自己看法。他说,健康证涉及消费者的生命安全,在实践中,有很多平台雇一些无健康证的骑手送餐,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刘俊海建议,监管部门要加大对外卖平台和送餐员健康证的监督检查工作。首先应要求平台关门自律,查缺补漏;其次,对平台进行抽查,通过“两随机一公开”制度,加大抽查的频率,确保平台能为消费者站好岗、放好哨、把好关。

“网络订餐平台业务量越大,需要的送餐员就会越多。所以平台重发展,轻规范;重创新,轻诚信;重快捷,轻安全的发展就导致了这种乱象出现,直接威胁广大消费者的健康,必须对这种现象零容忍。对疏于监管和自律的平台,也要给予行政处罚,并责令整改。可考虑任命专业人士为督察人,监督平台整改。”刘俊海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