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观察 >

开心麻花融资计划终止 拟从新三板摘牌 将再战A股?

2019-04-08 15:31:0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近日,开心麻花这家明星公司的资本之路再生变数。3月29日,开心麻花发布公告,为进一步配合公司发展战略规划需要,提高经营决策效率,降低公司运营成本,打算向新三板申请终止挂牌。

3年前,借着当年票房第五的《夏洛特烦恼》的喜气,开心麻花挂牌新三板,是新三板的明星公司,挂牌一年半后,开心麻花就宣布冲刺A股。到2016年,开心麻花定增时估值由2013年的3亿元飙升至50亿元,券商和私募基金竞相涌入。

彼时,谁也料想不到,开心麻花IPO之路一波多折。直至去年3月,恢复IPO审查不足半年的开心麻花第二次撤回IPO申请。而在大约半年后,即2018年10月,从2013年就入股为第二大股东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打算挂牌清空开心麻花所有的股份。以6.12亿元的转让底价计算,开心麻花的估值在两年半时间只增长了4亿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试图就融资等问题联系开心麻花,对方婉拒了采访。

●融资计划终止

《每日经济新闻》曾经报道过,在去年10月,开心麻花的第二大股东——国企资本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挂牌转让其所持有的开心麻花11.33%股权,挂牌转让底价为6.12亿元。也是从去年10月22日起,开心麻花开始停止转让股票。

转让开心麻花股权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颇有来头,其由中央财政部注资引导,也是曾经助力开心麻花的关键资本。

2013年,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曾通过增资和受让股份的方式,以大约1551万元的代价获取了开心麻花15%的股权。5年后这笔基金退出时,即使以转让底价6.12亿元计算,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也大约净赚6亿元。

当时,曾有业内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是以PE形式作为财务投资者,助推IPO,但现在影视公司冲刺资本市场的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在这个时间点上选择退出,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在停牌6个月后,2019年4月1日晚间,开心麻花发布公告称,因为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也未签署相关协议,公司终止筹划下一轮融资,将会在于4月2日在新三板复牌。

对于接下来的融资计划等问题,记者曾试图联系开心麻花,但对方婉拒了采访。

“现在新三板已经不是很好再融到钱了。”太平洋证券传媒分析师倪爽表示,“对于开心麻花来说,无论短期内有没有确定的融资方,摘牌有利于开心麻花更灵活地选择后续的融资或发展方案。”

●再战A股不容易?

虽然之前也曾亮相央视春晚,但在很多人眼中,开心麻花的大爆发始于2015年国庆档上映的影片《夏洛特烦恼》。

开心麻花2015年年报显示,《夏洛特烦恼》票房高达14亿元,给公司带来合计收入约1.92亿元,占主营收的一半,而2014年公司全年收入不过1.5亿元。

借着《夏洛特烦恼》的喜气,开心麻花在2015年年底挂牌新三板,并将注册资本扩大十倍,成为“中国话剧第一股”,估值较挂牌前飙升十多倍,是新三板的“明星公司”。挂牌一年半后,即2017年1月,开心麻花宣布冲刺A股。

在冲击IPO前夜的2016年2月,开心麻花曾以106元每股的价格向11名投资者发行了大约284万股(占总股本的6%),包括知名投资人林利军的上海盛歌等私募基金以及东方证券等券商。

以大约3亿元的募资总额计算,开心麻花此时的估值大约在50亿元。相比2013年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投资开心麻花时的3亿估值,在短短3年时间,估值增长了大约15倍。

2015年到2017年不仅是开心麻花的资本高光时刻,也是影视大环境行情看涨的时刻。在《夏洛特烦恼》后,开心麻花又推出了《驴得水》《羞羞的铁拳》,口碑和票房均成绩斐然。

不过,开心麻花IPO之路一波多折,宣布拟IPO两个月后,开心麻花就中止了IPO申请,原因是“审查期间,为开心麻花出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法律文件签字律师之一,因个人发展需要从原律师事务所离职”。随后的2017年10月,开心麻花恢复了IPO审查。直至去年3月,恢复IPO审查不足半年的开心麻花再度撤回IPO申请。

而2018年随着《李茶的姑妈》上映后票房和口碑均遭遇滑铁卢,开心麻花出品必是“爆款”的市场预期也被打破。

“电影业务对于开心麻花业绩的波动影响很大,目前电影市场变化很快,对于产量有限的小电影工作室,其实短期内的不确定性也较大,而且开心麻花的影视产品以喜剧为主,题材相对单一。”倪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根据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去年10月的转让底价,开心麻花的估值大约在54亿元,两年半时间只增长了4亿元。而如果以此次摘牌的股份回购价底价(每股净资产价值)计算,开心麻花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每股净资产价值2.41元,以3.6亿的总股本计算,估值大约不到9亿元。

摘牌后开心麻花将何去何从?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对记者称,开心麻花重启IPO并不容易,除业绩上的压力外,现在政策方面的压力。

“如果有更大发展目标的话,开心麻花需要引入新的战略伙伴,扩充业态,提升业绩增长的稳定性。”倪爽表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