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观察 >

河北银隆新能源被曝电池产能过剩

2018-05-23 14:29:53    来源:第一财经

近期,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投资的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银隆”)备受关注,该公司旗下的河北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被曝存在电动汽车电池产能过剩、部分员工离职等情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银隆创始人魏仓海在公司留下了一些黑洞,目前银隆正处于“内部整顿”状态,围绕产品质量、供应链管理、生产制造等提高管理水平。

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银隆的电池产能“不是简单的过剩”。宁德时代既有技术又有资本,现已跃升为世界最大的车载电池供应商。与宁德时代的三元材料电池技术路线不同,银隆一直主推钛酸锂电池,而未来车载电池技术的发展方向目前还没最终明朗。

净利下滑七成

去年,银隆在董明珠入股成为第二大股东之后,快速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

据官网介绍,目前银隆有9个产业园,包括在珠海、邯郸、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洛阳的产业园,以及美国奥钛纳米科技有限公司。

董明珠进入后,银隆的扩张步伐明显加快。例如2017年8月,银隆与洛阳签署合作协议,银隆新能源洛阳产业园总投资150亿元,建成后实现年产1万辆纯电动商用车、年产5000辆纯电动特种专用车、年产5000辆新能源环卫车,以及新能源皮卡车、纯电动农机具等多个新能源车型。

2017年银隆的目标是3万辆新能源汽车产能,销售额300亿元;2020年的产能目标是10万辆。然而,现实很残酷。2017年银隆的业绩并不乐观,在营收略增的同时,净利下滑近七成。未经审计的年报显示,银隆2017年营业收入为87.5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资产总额为315.12亿元,负债总额为237.67亿元。2017年银隆的净利润相比2016年下降了67.94%。

从汽车销量看,珠海银隆2017年电动客车订单为6000余辆,这与当初3万辆的计划相差甚远。实际上,银隆2017年仅销售了3355辆纯电动客车,销量与2016年的6200辆相比,几近腰斩。

从电池销售看,据电车汇统计,2017年,银隆汽车的动力电池一共配套了59款产品,其中仅3款产品不是银隆自家生产的,银隆的电池主要也是靠自己消化。

自去年底开始,银隆的汽车订单大规模减少,产量骤降。2018年1~3月,全国新能源客车销量同比增长328%,客车行业的销售收入与销量呈现双增长态势。其中,销售收入139.8亿,同比增长38.6%;中国客车行业车长5米以上客车产品累计销售35117辆,同比增长20.9%。新能源客车在政策的支持下,其销量与销售收入为第一季度的业绩增加了砝码,新能源客车销量共计8607辆,其中公交8198辆,公路409辆。今年1~3月全国新能源客车都处在高增长状态。

银隆的销量却不是那么乐观。今年1~3月中国客车企业新能源客、公交车销量排行里,珠海银隆的排名都为第七名,销量分别为499辆、475辆,而在3月份其新能源客车销量仅为68辆,公交车销量仅为45辆。3月份本该是车市出现回暖的时候,但珠海银隆的销量却遭遇了寒冬。

技术缺陷还是扩张过快

格力电器在5月16日晚举行的“2018再启航”大型晚会上,第一财经记者留意到,负责接送嘉宾的上百辆大巴车,大多数都是银隆的电动客车,车身上还印着董明珠为格力家用中央空调代言的大幅广告。

不过,记者在格力电器发至与会嘉宾手中的核心合作伙伴画册里,并没有出现银隆的身影。

去年格力电器的智能装备业务收入实现了超过200倍的快速成长,这其中大部分的收入来自于把智能装备卖给珠海银隆的关联交易。

一位中国家电业内资深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银隆不在这本画册里,有可能是董明珠想要“避嫌”。

不过,银隆的发展充满坎坷。

首先是技术问题。上述中国家电业资深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16年前他曾到丰田公司参观,那时丰田已在发展混合动力技术和镍氢电池,当时充电2小时,跑800公里;现在充电3分钟,跑1000公里,而且镍氢电池没有污染。他认为,锂电池是过渡技术。“钛酸锂电池是已经被日本、美国淘汰的技术,因为密度太低,续航里程较短。”

而珠海银隆的全资子公司广通汽车,使用钛酸锂电池生产的公交车行驶里程并不远,每跑一个来回大概30公里就要充一次电,存在严重的续航问题。正是因为这种不便,河北省武安市将一些跑乡镇的电动公交车又换回燃油公交车。

近期因为广通汽车的销路出现问题,订单突然减少,这直接导致为其提供电池的河北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也陷入产能过剩的状态,积压了大量库存。

有报道称,河北银隆的电池生产车间一共有5个。在正常生产的情况下,一个车间的工作人员大约为700人。现在仅其中1个车间,这次就走了600多名员工。

最近,河北银隆工厂的多个车间正在放假的员工接到通知,被要求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培训时间截止到5月31日。不能按时参加培训的员工,将被默认离职。

对于上述报道,一位接近格力的业内人士表示,银隆方面并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目前银隆内部正在进行治理整顿,外界干预太多可能会引起股东层面的矛盾。

其次是资金问题。快速扩张导致成本大增,银隆新能源主管财务的副总裁李志称,由于目前多个产业园同时在建,并且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资金未到账,银隆2017年确实入不敷出,总的资金差额为40亿元左右。

今年1月10日,一张珠海银隆供应商——珠海思齐公司员工在珠海银隆门口讨债的照片在网上引起热议,虽然随后珠海银隆方面否认恶意拖欠,但承认了拒付珠海思齐公司部分货款的事实。

鉴于上述不利状况以及新能源客车市场遇冷,银隆计划转向乘用车市场。去年在北京新能源汽车展上,银隆一款新能源电动SUV公开亮相,这也被视为银隆进军乘用车市场的信号。

谈及银隆未来的走势,贾新光建议,首先还是要搞好行业趋势调研;其次抓住核心技术,电极、隔膜、电极液是电池的关键部件和材料,需要突破才能掌握主动权。

董明珠的新能源汽车梦会否夭折?贾新光认为,电动汽车行业还在发展,车载电池的需求也在增加。不过,现在汽车行业的盲目投资很多,许多人对汽车行业其实还是了解不深。特斯拉已经“烧”了几百亿投资,目前还不知道何时盈利。

可见,电动汽车行业的盈利模式还没有成熟,尚未形成自我造血的良性循环。跨界“造车”需更加理性审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