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观察 >

飞乐音响去年营收降24%:智慧台江被清出PPP项目库

2018-05-02 15:07:33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飞乐音响去年营收降24%:“智慧台江”被清出PPP项目库“智慧沿河”申请入库未果

纵横中国资本市场三十余年的飞乐音响(600651,SH)曾头顶“A股第一股”的光环,它在资本市场的一举一动仍然会引起关注。

4月28日,飞乐音响发布2017年度报告,公司全年营业收入54.4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4.1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23.90万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84.27%。事实上,飞乐音响营收和净利润下滑存在“隐情”,公司自查发现,会计差错将导致2017年1月至9月营业收入减少17.4亿元。而这背后是PPP行业政策收紧导致飞乐音响承担的“智慧台江”项目入库后被清库;“智慧沿河”项目多次申请入PPP项目库被退回。

那么飞乐音响退出上述项目建设的真实情况又怎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飞乐音响贵州项目所在地调查发现,其实飞乐音响尚未完全退出上述项目。其中,飞乐音响在沿河县的“智慧沿河”项目只完成了亮化工程,其余项目尚未开工;“智慧台江”项目前期已经开工,目前尚处在商谈的环节之中,存在变数。

●“智慧沿河”收费模式不清晰

4月1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以下简称沿河县),这是一个位于贵州省东北部的少数民族自治县,乌江穿城而过,最终汇入嘉陵江和长江。

记者从沿河县发改局了解到,“智慧沿河”项目确实没有入PPP项目库,这与地方财政有较大关系。

“目前沿河县已经有两个PPP的项目,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有限,要将‘智慧沿河’包装成PPP项目入库很困难。”沿河县发改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PPP项目要有盈利模式,“智慧沿河”项目在收费模式上还不清晰,这也是难以入库的一个重要原因。

“飞乐音响以智慧城市作为切入点,以PPP模式作为发展的路径,参与许多地方政府的市政规划和投标施工等项目建设。”一位不愿具名的PPP项目资深人士向记者介绍,飞乐音响都是与政府签订了战略协议之后,一边开工一边进行项目推进。

“智慧沿河”项目就是如此,2017年8月11日,飞乐音响控股股乐上海仪电官网发布了一则消息,上海仪电党委副书记、总裁蔡小庆等一行前往沿河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工地现场,慰问一线员工。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一行人中也包括飞乐音响总经理庄申安。

记者了解到,这是飞乐音响承建的沿河县亮化项目。彼时,沿河县智慧城市项目尚未立项,也没有进行招投标。

沿河县发改局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智慧旅游城市配套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这份批复的日期是2017年12月4日。也就是说,在2017年8月,飞乐音响沿河县智慧城市项目尚未立项时,项目已经动工。

负责城市亮化的沿河县城管局局长刘江向记者表示,沿河县的城市亮化工程是智慧旅游城市配套工程,自2017年7月开工,到10月底结束。“项目没有招投标提前开工,是为了迎接当年11月份的两个重要节庆活动,一个是沿河土家族自治县成立三十周年大会,另外一个是乌江旅游文化节。”

刘江介绍,沿河县城市亮化工程预概算为1.68亿元,目前向施工方飞乐音响支付了6000多万元。“做完城市亮化之后,飞乐音响方面就没有做其他的项目了,目前是停工的状态。”

刘江还表示,引进飞乐音响进行“智慧沿河”项目的建设,这是一个融资规模20亿元的项目,不仅包括城市的亮化,还包括智慧停车场、智慧医院等多个项目的建设。

飞乐音响在公告中表示,“智慧沿河”项目多次申请入PPP项目库均被退回,因此,全资子公司北京申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安集团)退出了上述项目的建设。引进飞乐音响的沿河县金融办主任王凯向记者表示,目前他们尚未接到飞乐音响任何关于退出的通知。

4月27日,飞乐音响西南大区总经理徐开容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称退出上述项目是只退出了一部分,其他的都在进行中。“退出部分是和(PPP)入库不太相符的部分,增加了一些有实际效果运营的,符合现在实际需求的。”

●走访“智慧台江”:相关部门未予回应

与“智慧沿河”一样,飞乐音响表示“智慧台江”项目因为被退出了PPP国家库,申安集团退出该项目。

2017年9月18日,飞乐音响与贵州省台江县签署了关于建设“智慧台江”的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就“智慧台江”顶层设计和“智慧台江”建设及运维项目进行合作,以PPP模式实施建设及运营。

记者在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共资源交易网上看到,2017年11月,台江县发布“智慧台江”扶贫旅游配套建设PPP资格预审公告,项目采购人为台江县住建局。项目基本情况为:由台江县人民政府授权出资代表与成交社会资本方共同出资组建项目公司,负责“智慧台江”扶贫旅游配套建设PPP项目的投融资、建设、管理、维护以及项目设施设备场所的经营。

建设内容包括:台江县及照明亮化工程、台江县城区风貌整治工程、台江县智慧停车场建设工程、台江县特色景观绿化工程、台江县智慧管网建设工程、天网工程与智慧交通。根据预审结果,共有3家单位通过了资格预审,其中包括由四川亚明照明有限公司牵头的联合体,该公司为飞乐音响的全资孙公司。

一位熟知地方PPP项目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台江县引进飞乐音响,签署了合作协议,后面基本上就是走个流程了。最后这个项目交给飞乐音响去做了。

4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贵州台江县,在台江县的马路河道,看见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在县政府前的一条马路旁,一位施工带班告诉记者,这是当地一条重要河道翁你河的工程,包括河道清理及沿河绿化。

上述现场人士表示,台江县城区的亮化工程,前期也有动工,但是现在好像是停工了。

当天,记者向台江县住建局的夏局长采访“智慧台江”的进展,夏局长以采访需要通过台江县委宣传部为由,推辞了采访。随后,记者来到台江县委宣传部,通过宣传部联系住建局,住建局夏局长又称有事外出,并未接受采访。

台江县委宣传部要求记者把采访问题留下,待当地宣传部向住建局了解后,再回复记者。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回复。期间,记者先后三次联系当地宣传部门进行催促回复,但未有回应。

飞乐音响西南大区总经理徐开容向记者表示,“智慧台江”项目先期每个板块都有在做,但是因为PPP政策和金融政策有所改变,需要重新谈,“属于边做边谈。”

●PPP项目存变数

从当初的踌躇满志,到现在的悬而未决,飞乐音响在贵州多地的PPP之路充满了变数。变化背后则与国家收紧PPP项目的政策有关。2017年11月,被称为史上最严的PPP规范文件出台,财政部印发92号文——《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库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对新项目入库的标准进行了严格要求,如果存在不适宜采用PPP模式实施、前期准备工作不到位、未建立按效付费机制中的任意一条,均不得入库。

另外,通知还对已经入库项目要求各地财政部门进行清理,未按规定开展“两个论证”、不宜继续采用PPP模式实施或不符合规范运作要求的项目,应予以清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贵州沿河县发改局了解到,国家在PPP项目的政策日趋严格,这也是“智慧沿河”一直未能入库的原因。

不过,飞乐音响承建的地方项目,有些前期介入都比较深。比如“智慧台江”项目,在项目尚未招标之前,飞乐音响就已经在做一些项目。徐开容介绍,基本上每个板块都有一些工程在建。

“一方面来说,这样可节省一些工期,提升企业的效率,但是也有隐患。如果项目一旦不能顺利立项,前期的投入,有可能造成亏损。”一位PPP项目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一些企业之所以热衷于参与PPP项目,主要还是为了获得投资收益,这也是社会资本积极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主要原因。

根据飞乐音响年报,2017年公司全资子公司申安集团从事的PPP项目相关政策发生变化,公司部分PPP项目进程放缓或终止。“智慧台江”项目入库后被清库,“智慧沿河”项目多次申请入 PPP项目库均被退回。因此,申安集团退出了上述项目的建设,并冲减了此前确认的相关收入,涉及收入调减约7.2亿元。飞乐音响在其他地方的开工项目也存在现行动工,再履行招标程序的情况。

相关阅读